香港问题的要害还是颜色革命,问题终归会解决

2019-12-01 11:29:00 冒涫榧 26

原标题:《观察者网评论员:香港问题的要害还是颜色革命》

【文/观察者网评论员】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区议会选举在25日中午完成了计票工作,据选举管理委员会宣布,18个选区452个区议会议席全部产生。

此次选举在持续已有5个多月的“修例风波”过程中举行,因此实际上是整个风波的一部分,也可是说是一个新阶段。

投票率达到了创纪录的70%多,导致泛民主派首次在区议会取得超过一半的议席,这正反映了“修例风波”的显著影响。

至于“修例风波”的性质,中央明确指出过,早已远离了它最初“反修例”的原点而发生了变质,“明确地出现了颜色革命的特点”。这一基本定性,至今仍未改变,当然也不会因为此次选举的过程和结果而改变。

所谓颜色革命,并不新鲜,无论是在东欧、中亚还是在中东,也无论是走街头路线还是走议会路线,目的就是一个:推翻当地的现政权。

众所周知,颜色革命是冷战之后以美西方在国际政治上的一大发明,此类革命的一大特点是,其深层目的隐藏在表面运动之下,可以称为“种豆得瓜”,也可以称为“戴白手套干黑勾当”,就是从冠冕堂皇的民主化运动开始,通过政权更迭,最终导致地缘政治版图发生有利于美西方的改变。

香港问题的要害还是颜色革命,问题终归会解决

被暴徒破坏的香港理工大学,图片来源:文汇网

民众一般不了解复杂的地缘政治问题,他们在经济和民生方面的不满以及一般性的政治权利要求,受到颜色革命煽动性口号的诱导,很容易演变成推翻现政权、夺权政治权力的极端化诉求。而就在形成了这种极端化诉求并随之展开了各种具体行动的同时,他们也就等于集体进入了美西方布下的那个地缘政治大棋盘,成为了其中的一枚棋子。后面的事情,也就越来越与他们最初的愿望无关了。

民众们被号召起来种豆子,但最后是美西方战略家们收获他们的大南瓜;表面上民众们行进在自己城市的街道上,实际上他们早已走在了别人的棋盘上;这种“颜色革命戏剧”从1991年前苏联的解体和苏东阵营的瓦解开始,已经在世界各地上演过很多次了,剧情都是老一套了。

但问题在于,在所有发生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当地民众们在作为棋子的任务完成之后就一定会被抛弃,美西方在赢得了它们的棋局之后,游戏就结束了,决不会再来关心棋子们的命运如何。

经济崩溃什么样香港人想象得出吗?物价飞涨1600倍,老人没有了退休工资,超过70%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社会崩溃什么样香港人想象得出吗?黑手党控制社会,贪污腐败横行,暴力无处不在,平均每天有超过5人死在城市街头……

政府崩溃什么样香港人想象得出吗?寡头控制政府,警察无恶不作,枪支泛滥,犯罪率急升……

历史见证,上述种种正是前苏联因颜色革命而解体之后在俄罗斯真实发生的事情。

2017年俄罗斯舆情调查机构列瓦达中心公布了一项民调,调查的问题是“最近100年来您认为哪个时期俄罗斯的生活最好?”结果显示,选择推动了民主化的戈尔巴乔夫改革时代的受访者只占2%,选择实现了私有化的叶利钦时代的受访者只占1%,而选择斯大林时代和勃列日涅夫时代的人分别占6%和29%。

最直观的反映是人均预期寿命,1991年为68.474岁,到1994年的时候为64.467岁,下降了4岁。其中,男性预期寿命在1991年是63.45岁,到1994年的时候为57.55岁,下降了5.9岁。

香港问题的要害还是颜色革命,问题终归会解决

俄罗斯国民的总体预期寿命在1991年是68.474岁,到1994年的时候为64.467岁,下降了4岁(数据来自世界银行)

香港问题的要害还是颜色革命,问题终归会解决

俄罗斯男性预期寿命在1991年是63.45岁,到1994年的时候为57.55岁,下降了5.9岁(数据来自世界银行)